fbpx

食谱

查看全部食谱 查看全部食谱
20th 四月 2018

乍暖还寒时候,被一把茼蒿撩得体无完肤

 

– 春 –

 

在中国人的民间文化里,春天一直被认为是最性感的季节。

 

再看,“嫩”、“鲜”、“柔”、“艳”、“娇滴”、“水灵”、“多汁”,这些《金瓶梅》里的常见词,换个地方,就是用来形容春天的词语。

 

春天,就是一个蠢蠢欲动、欲迎还拒的季节。

 

被低温压抑了一整个冬天的欲望破土而出,随着额头上渗出的细汗一点一点地探出头来,就像《牡丹亭·寻梦》里杜丽娘从一个浪漫的梦中醒来,在怦然心动的后劲中,羞答答地发出的那声“最撩人春色是今年”的感叹。

 

嗯,如果你还不明白,就只有抬出赵忠祥老师的至理名言了。

 

“春天到了,动物们又到了XX的季节。”

 

 

– 色 –

 

除了动物,春天里的植物也是撩妹撩弟的高手。

 

在国内,三月开头,惊蛰一过,菜市场上就能见着急着出街的早春嫩蔬了。

 

尤其是憋了一整个冬天的南方人,最开心不过了。因为又可以肆无忌惮地表达对蔬菜的原教旨主义崇拜了。

 

“老板,一份鸭血粉丝汤,不要鸭血和粉丝,只要青菜好伐。”

 

“老板,这面里,是不是得漂两颗青菜意思意思喂?”

 

你看,除了性、爱和绿色的蔬菜,你还找得到更让人一往情深的东西吗?

 

啊哦,说着说着,就被撩了。

 

 

– 笋 –

 

要说蔬菜界的撩人大师,就不得不提到笋的大名。

 

尤其是春笋,竹的嫩茎被紧紧地包裹在绿色的笋衣里,微微冒出个青白的尖尖。那嫩芯儿,好像乍泄的春光,似乎多看两眼,它就会缩回去似的。

 

家里常用竹笋来红烧牛腩。这道菜光是准备工作,就够让人垂涎三尺的。首先得一层一层地褪去笋衣,露出鲜白的笋肉。如果是当天采摘的,笋肉还会被早上留下的露水浸润得湿哒哒的。

 

接着,把竹笋切段。不管再钝的刀,遇到新鲜的笋都是不费力的事儿。因为这刚刚从地理冒起来的吹弹可破的鲜嫩笋肉,还没学会拒绝。

 

等牛肉烧好,就该下笋子了。诀窍是不能烧太久,20分钟足矣,否则小“鲜”笋就变成了“老”司机,失去了口感和弹性。

 

中国人吃笋已经有3000年的历史。这种低脂肪、低糖、多纤维的蔬菜不仅不长胖,还具有一定的药用,可以清热化痰、益气和胃。

 

所以笋除了秀色,可餐的还有健康。

 

 

– 韭 –

 

英国的春天来得晚点儿,不过终究也算是来了。

 

一个最明显的信号就是中国城的超市里,又找得到应季的韭了。

 

“韭”分韭菜和韭黄,一绿一黄,一硬一软。

 

和妈妈肚子里的宝宝的性别一样,小时候的韭也是不分黄绿的。但等小韭长到一定年纪,变化就开始出现了。

 

一些小韭长在面对阳光的地里,整日整日地吸收天地万物之阳气,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。这些小韭叶子里的叶绿素撒了欢儿地不停合成,渐渐地韭叶变绿、变硬(纤维素增多)、变得气味辛香馥郁。

 

而另外一些没照到阳光的小韭在阴暗处吸收天地万物之阴气,变得柔软、娇嫩,白黄相间的叶子给人林黛玉袅袅婷婷一样的气韵。这是韭黄。

 

春天一来,已经成长熟透的韭菜和韭黄双双回到在人们的视野里,赤裸着躺在货架上,滴着新鲜的露水,撩得每一个路过的男男女女,都面红耳赤。

 

 

– 茼蒿 –

 

春天和茼蒿的关系是火爆的。可能主要因为火锅才是茼蒿的最终归宿吧。

 

茼蒿被摘好、洗净、去根之后,直接扔进油锅里翻滚片刻,捞起即食,是带给火锅客们心里的一丝安慰——我们也赶上了这个时令。

 

茼蒿其实是菊,本是欧洲宫廷里的观赏植物。宋朝虽商队抵达中国以后,才成为了人们桌上的盘中美味。

 

不放任何调料的清炒才是春天吃茼蒿最好的方式,在极高温的油锅里一翻,茼蒿里多余的水分瞬间蒸发,水汽氤氲中,留下的只有被锁得死死,动弹不得的新鲜。

 

 

– 春、色 –

 

当牙齿咬下脆生生的藕,当舌尖划过春饼里丰满的豆芽,当喉咙被香干马兰头蹭得颤抖,你就知道,这性感撩人的春天来了。

 

快去中国城的超市里,把这荡漾的春色带回家里的厨房吧。

 

留言告诉我们,在你的家乡都有什么撩人的菜!

<返回